滤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铁链前的母爱

发布时间:2020-03-04 11:17:14 阅读: 来源:滤油机厂家

这个八平方米左右的小空间就是邓和东吃喝拉撒的场所,母亲方兰娇拿着锁儿子的铁链,背后是邓和东发病时撞出的墙洞。(见习记者 倪晓锋 本刊记者 杨军)

在11年4000多个夜晚里,九江县江洲镇团洲村村民方兰娇的家里,每天晚上都会上演这样一幕:房间的一道门,门里是患精神病的儿子大喊大叫,门外是一位伤心欲绝的母亲,她坐在门前,同儿子说话。聊的内容她不知儿子是否能听懂,但她是在用行动表示着对儿子莫大的爱和忏悔。

辍学帮母亲干农活

2012年2月20日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见到方兰娇时,她正带着斗笠,穿着雨靴,拿着扁担,准备下地干活。说明缘由后,方女士说她的三儿子邓和东(方兰娇患精神病的儿子)在正月初八的时候被送到了九江市第五人民医院,在那里接受为期半年的治疗。

方兰娇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与丈夫育有四个儿子,一家六口的生活虽说不上富裕,但也算是衣食无忧。但天有不测风云,1980年方兰娇的丈夫因病突然去世,当时方兰娇的三儿子邓和东仅仅4岁。失去顶梁柱后,方兰娇只能独自照顾邓和东兄弟四人,生活也顿时艰苦不少。慢慢知悉世事的邓和东很懂事,于是他读到小学四年级时便辍学回家,想帮母亲干活,减轻她的负担。方兰娇再三劝说邓和东回学校读书,但没有效果,最后只得让他跟着自己干活。方兰娇说:他说他想回家给我养猪、放牛。农活一学就会,比如锄草、摘棉花什么的甚至比我还快。很会做事。

外出打工被阻 98年自家房屋被淹

虽然干农活能帮母亲减轻负担,家里也暂时不至于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但母子二人手上却经常没有钱用。1995年的春节,从外面打工回来的邓和东的二哥、四弟对外面繁华世界的讲述让当时19岁邓和东充满了向往。于是便想和兄弟们一起出去打工,但被母亲阻拦。方兰娇道:我不肯老三去浙江,想他继续在家里帮我。邓和东最终没能实现外出打工的梦想,方兰娇说:以前干活很勤快利索,自从没能出去打工后,他变得不爱说话,也不勤快干活了。一整年里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想出去打工。

方兰娇说:有一天,我喂完猪回来,发现他对着镜子,手里拿着菜刀,驾着自己的脖子上,准备来回的割自己,当时我吓坏了,立即大叫,他看了看我说自己没事,是开玩笑的。真正让他彻底发疯的是98年发洪水破坝的时候。

当年方兰娇的家就在大坝脚下,破坝的时候,方兰娇和邓和东把家里的东西搬到政府提供的安全区,因为人少,母子儿子搬了整整一夜。方兰娇说:虽然很累,但是我想起种的花生被淹了,当时水不深,便去地里拔花生,让他挑回家,一直到中午才算弄完。干完活他躺在竹席上,突然坐起来,大喊大叫,双手不停地打自己的头,然后冲了出去。在路边捡起了一根竹棍,看见人就打,最后被家人拦下。

母亲无奈锁儿11年

得知邓和东精神有问题后,村里的人把他送到了医院,并为他进行免费治疗,但是只有20天的免费期。超出的一天50元。方兰娇说:在医院治疗期间,他的病稍微好了一些,但是没有治愈,当时破坝把房子都冲没了,本来家里就没有,就变得更穷了,哪里有钱为他接着治病啊。他在医院呆了25天,250元的治疗费我也是借钱,东拼西凑补上的。现在想想,要是在医院接着治的话,他病好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真的是没有钱为他治病。说到这里,方兰娇止不住眼中的泪水,哭了出来,眼中流露出无限的悔恨。

从医院出来后的邓和东,精神时好时坏,发病的时候,就会跑出去。邻居黄女士说:有一天我在门口吃饭,他突然跑过来抱住我的大腿,傻傻地大笑,吓得我把手里的碗丢了,饭撒了一地。弄得我以后吃饭都锁着门吃。团洲村村民、现75岁的蔡毛秀说:我家离他们家不远,一天我在晒太阳时,看见他手里拿着棍子追他大哥,后来他看见了我,便抓住我的左手,我力气没有他大,躲不开,右手被他打了好几下,第二天便青了。

这让村里的人个个担惊受怕,2001年方兰娇无奈之下便托人在市里买了铁链将邓和东手脚都锁起来,关在家里的一个屋子里,从此邓和东的吃喝拉撒都在这间屋子里,这一关便是11年。方兰娇说: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儿子锁在家里,让他不见天日,但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我能做的就是尽力照顾好他,按时给他送饭,等他病情好点的时候,就给他洗澡,换衣服,但是他大部分时候都发病。发病时,他会大喊大叫,在床上乱碰乱跳,用头、用手砸墙,墙都被他砸出了一个洞,所以他经常流血,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一到夜里他叫得更厉害,我怕他影响邻居休息,也怕他跑出来,便会陪他一晚上,隔着门和他说话。他发病后喜欢抽烟,一抽烟会安静很多,但是家里没有钱给他买烟,只在他叫得实在太厉害的时候给他。但是他自己会把烟头乱丢,好几次丢在床上,把棉絮都烧着了。看着他这样,我的心里真难受,真希望得病的是我。这些年来,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没有睡觉。

虽然邓和东每天晚上大喊大叫会影响到邻居休息,但村民们更多的是同情,会不时地给他家送油送米,改善一下他们母子的伙食。

一个月360元的伙食费成问题

邓和东的事情也引起了当地政府和民政局的关注。2012年正月初八,团洲村村委和九江市民政局将邓和东送到了九江市第五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该院副院长朱良军表示:目前来看,患者的心肺没什么很大的问题,根据患者病史情况看,初步可以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医院的目标是经过半年甚至一年的治疗,患者的生活可以自理,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劳动。据悉邓和东住院期间的费用大部分可以减免,方兰娇说:医院告诉我每个月只需要交360元伙食费就可以了。但是我现在64岁了,身体也不好,干农活也很吃力,一个月360元对我来说也是个很大的负担。

河北劳保工服制做

辽宁防静电工作服制做

辽宁西服制作

济南订制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