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学午休一席难求学生无奈上黑托管《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07:36 阅读: 来源:滤油机厂家

“今年孩子们若想在校午休,都只能趴桌子睡了。我们班里只有一个孩子坚持在班上午休,其他孩子都各自找出路去了。”新学年开始了,孩子的午托问题依然告急,有家长如是表示。

据南都记者了解,前两年,全市取消午休管理和课后托管收费,政府对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给予财政补助,补助标准均为每生每日2元。然而,这并不能解决孩子的午休难题,最大的困境是学校的午休场室无法满足需求。

学生托管需求大,如何规范这一市场仍是问题。9月5日中午,铁一小附近,举着牌子的托管机构人员和家长一起接孩子放学。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全市有小学生约60万人,不少孩子无法在家午餐和午休。若在校午休,因为场地和人员限制,学校无法安排午睡室;去校外托管,不少又是无证“黑户”;家长自己办一个托管,又可能无法达到街道要求而最终流产。孩子托管何去何从,既考验家长也考验政府部门。

近日梅花街作为越秀区的试点,全面整治托管班,探索新的管理方式。

个案:

在校午休 抽签来定

“进幼儿园抽签,进了小学,午睡还离不开抽签,太悲催了。”近日,家长卢女士自嘲小孩跟抽签抬上杠了。卢女士的小孩就读越秀区一小学,刚进校开家长会,班主任就隐晦地表示,学校的午休条件不好,午餐标准也低,希望有条件的学生尽量到校外找托管解决午餐和午休问题。

“班上有40多名学生,老师一席话马上‘击退’了十几位家长,剩下20多位家长表示要碰碰运气。中签几率近2:1。”卢女士说,有幸中签的孩子也不是有正儿八经的床位,而是睡活动室的地板,需要自己从家里带被褥过来。

“没 被抽中的孩子,连趴在课室睡的资格都没有。”卢女士告诉记者,学校午休名额缩紧的情况,给校外大大小小托管机构补充了大量生源。条件好点的托管机构在开学 前已经挂起“满员牌”,条件稍微差点的托管机构所剩名额也不多了,“你能否抢到一个位置,就要看你家长会后奔跑的速度了”。

今年开学也有一所小学取消了午休床位,学生想在学校午休只能趴桌子。“以前是可以自己从家里带睡袋,睡在活动室的,今年突然说要专室专用。”家长严小姐称,孩子班上40多个同学,最后只有一个愿意继续留在学校午休,其他人都到校外找托管机构了。

家长:

找了10个托管 均无证经营

“我 的孩子今年读小学三年级,一年级时在学校有过半年的托管。条件确实不好。”家长田女士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40多人的课室也没什么地方可以饭后活动 一下,孩子们就把两张桌子拼起来,两张椅子拼起来,各自认领“床铺”躺下睡觉。“但是桌子很窄,连翻个身都担心会掉下去,两张椅子拼起来的,椅子中间是凹 下去的,睡着极其不舒服。”田女士说,从一年级下学期开始,她就四处给孩子找托管了,沿着学校找了不下十家托管班,条件都不好。“收费大概在每月850元 到1000元,空间比较狭小,我找了一家收费1000元的托管班,开始说是四菜一汤的餐标,到最后变成吃汤面、汤粉,太不靠谱了。”田女士说,不少托 管机构还隐身在居民楼里,其中有一家四十来平米的房子也被用来做托管班了。“房子里窗户常年紧闭,刚装修完两个月就开始招生了,里面搭了个小阁楼,站着腰 都无法直起来。”田女士感到诧异,连这么恶劣条件的托管班居然还有家长敢把孩子往里送,可见这个市场需求无限大啊,但一不小心就出意外了。

田 女士统计了一下,她找过的十多家托管机构,无一能出具营业执照。“我们问对方是否有营业执照,让他复印过来看看,他是答应了,但始终我们连复印件都没见 着。”田女士说,有时为了保险,家长也要求托管班出具合同,对方是答应了,但都是手写的合同,连个公章都没有盖,只是负责人签个名了事,相当于是空头支 票,到时出了事他完全可以卷款逃跑。“有的时候大家都比较熟了,干脆连见面都省了,直接微信转账,就把孩子托管出去了,想想都有点后怕。”

走访:

培正门口托管边派传单边接娃

记者昨天来到培正小学一带看到,托管班成行成市,三步一托管,五步一机构,无不打着招揽学生的牌子。中午放学时分,更是数家托管机构工作人员一边派招生传单,一边接孩子。有些懵懂的孩子差点站错队,跑到隔壁家托管蹭饭去了。

“这 些托管机构太乱了,我还给他们找过孩子呢,有工作人员把孩子错领了,我找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事情解决了。”一位班主任告诉记者,虽然孩子托管在外了,但孩子 的安全作为老师还是时刻牵挂着的,大部分托管机构自身的管理就不完善,工作人员责任心不够,大多数都是20出头的女孩子来接送小孩。

记者跟随其中一家托管机构入内,经过一条狭窄的小巷子,打开一扇铁门,里面一间小屋子,设施简陋,光线暗淡,几张吃饭桌子拼在一起,桌子上摆放着没有任何遮 挡的饭菜,工作人员表示,吃完饭就可以把饭桌收起来,把折叠床摆好,小客厅里就可以睡十几个小孩,等孩子午睡起来后,又收起折叠床,摆好课桌椅,准备晚托 的孩子来做功课了。“我们名额很紧张的,靠口碑相传,我们在这里开托管好多年了,所以都不需要做广告,每一届都会有新生找上门。”工作人员表示,会聘请退 休老师做晚托的辅导老师,孩子们在这里做完作业才走,家长减轻了很多辅导功课的压力。

在华阳小学附近,同样也有大小数家托管机构, 在附近的信诚小区俨然变成托管集中区,各式托管招牌、广告随处可见。当记者提出想进内参观时,有的托管机构还会警惕地表示,孩子就在里面休息,生人禁止进 内。“相对而言,这里的托管机构尽管很多都不是正式拿牌照,但我们还是比较放心的,管理还算严格,整个房间的格局也算比较大,至于消防隐患,我们还真没留 意过。”有家长表示。

探索:

政府购买服务 是否行得通

学生托管问题,是学校、家庭、 社会都绕不过去的难题。托管到底要何去何从?去年全国“两会”上,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建议可以集中财政补贴的这笔钱,由教育部门制定托管人员队伍和资 质标准,将托管经费统一用于组建、培训和人员经费,成立一支专业化的托管人员队伍,让老师可以休息,也让学生能在学校午休,家长放心,学生得益,真正把好 事办好。

然而,一年过去了,该建议并未能实现。有业内人士分析,政府补助的每人每日2元,根本不足以购买社会机构的服务,谁来为这 部分不足的支出埋单?“看辆车子每小时都要十几块,何况是个孩子?”尽管也有不少有托管需求的家长愿意埋单,希望政府能引进专业的托管人员进校,让学生能 在校午休。但是,有教育部门的人士却泼了冷水,“就算家长同意给钱,学校也不能收钱,这可能涉及到学校公共场地被占用的问题。再说,如果外包给社会机构, 可能还得靠学校老师来帮忙,但如果教师领取了社会机构的报酬,这又可能是违法的。”

可见,鉴于目前太多法规条款的约束,政府购买学生在校午休服务仅是一个美好的想法,在实施的路上仍有重重障碍。“我们也盼望相关的规章制度能够为午休托管开辟绿色通道,特事特办,比如允许收费,允许社会机构进学校提供服务等。”有关业内人士如是说。

托管:

不如做好市场年检

而 另一方面,政府购买服务涉及到的服务提供方,是否真的愿意被统一购买?记者了解到,部分托管机构认为,标准难以统一,也会让托管机构无所适从。“从外观环 境看,就可以看出每个机构的成本会不一样,如果接受政府购买服务,等于就是一刀切,当然会对一些条件差的机构起到促进改善作用,但对于本身条件较好,而又 有自己服务特色的机构,就会被平均水平拉低,难以起到积极的作用。”有托管机构负责人表示,有些学校本身场地就不足了,根本无法提供好的午休环境给学生, 一味强调购买服务也不现实。如果是专门培养一支专业化的托管人员队伍,这批人每天就看管学生两小时,相当于钟点工,很浪费人力,万一有风险还会转嫁到企业 身上。

该负责人表示,既然社会托管服务已经市场化了,政府需要做的就是规范好市场,能有统一的部门来管理,让机构有个指引,知道应该到哪些部门备案,怎么符合规范,服务有哪些标准,并且做好年检,让家长可以根据年检结果来挑选符合自己需求的托管机构。

政府行动

梅花街试点给托管发“牌照”

整改不达标的托管一律取缔

新学年越秀区将进一步整治无证托管班,记者获悉该区以梅花街为试点,出台了相关的管理规范,明确规定托管班不得在四楼及以上楼层开设。

四楼以上禁设托管

锦城花园位于东风东路与梅花路交界处,拥有名校东风东小学资源,成为不少家长的心头爱,但是近日,家住锦城花园的李女士向记者反映,原本给孩子报了托管班, 从9月开始计费,近日却接到托管老师通知,托管班被取消了,原因是锦城花园所在的梅花村街道作为越秀区试点街道,将清理整治无证照、不符合安全要求的校外 学生托管班,对具备开办条件的托管班则试点给予登记开办。

记者就托管班整治情况采访了梅花街道,街道回应,希望通过试点,探索加强 校外学生托管管理的办法。“目前,学生校外托管班较多开办在居民小区和住宅楼内,由居民住宅改造而成,安全条件不符合要求。一些托管班管理不到位,影响周 边居民,群众意见大。而且这些托管班基本都是无证无照。”街道负责人表示,为了把校外学生托管纳入管理,从今年初开始,越秀区以梅花村街道为试点,开展加 强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试点工作,对具备开办条件的托管班给予登记开办;对消防、安全、卫生不符合要求和扰民严重的校外托管班进行集中清理整治。针对部分 校外托管机构提出“给予一定时间整改达标”的要求,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给出了一个学期的整改期限。现在整改期限将至,仍无法达标的校外托管班有的已开始自行 关闭。

街道给开办托管班定下了标准条件,包括以下几点:尽量避免在居民楼内开办托管机构;不得开设在四楼及以上楼层,必须有不少于 两个安全出口通道,且校外托管机构与住宅部分的安全出口和疏散楼梯应分别独立设置;在居民楼内开设托管机构,必须征求居民楼居民意见;开设托管机构场所的 建筑面积不得低于80平方米,托管学生人均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配备主管人员1名,其他工作人员与学生至少按照1:10的比例配置。

开班人称符合条件有点难

整 治条件出来后,托管班纷纷寻找地方,托管班开在锦城花园首层的方女士说,按照这个条件,即使是这个开了十余年的托管班也不合要求,因为与住宅部分的安全出 口和疏散楼梯应分别独立设置这个她做不到。另一位托管班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假如不开在住宅区,在商业用地,按照东峻广场首层商铺计算,面积300平 方,租金5万,人均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算,招60个学生,那么每个学生的租金成本是830元左右,十个小朋友要请一个老师,还有一个煮饭阿姨,那就是每 个学生分摊的人力成本是650元,那么一顿饭的成本就在1480元,还没算上水电和税费,杂七杂八算起来,一个学生一顿饭的成本就在1700元左右。

曾在教育局工作多年的孔女士表示,托管班是自然产生的,是刚需,但是目前又没有部门来管,导致良莠不齐,存在扰民或者卫生安全等隐患。有一个相应的章程来规范托管班是一件好事。

部门说法

新建学校也难解决午休场地

当前广州市中心城区学校的学生午休场地比较受限,新建的学校会否考虑增加学生午休的场地?

对 此,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在新建学校的规划中曾经考虑过,但由于学校的建设是跟城市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包括人口的变化等,“如果建好了学校没人 来上怎么办?空置场地也是个浪费。”该负责人说,新建学校的规划和内部规划都要非常严谨。如果说给每个学生都建一个午休场,床位比桌子凳子位还要大,那么 学校的规划面积至少得扩大一倍,并且是按多少的比例来建午休场也是个问题,这些都需要慎重研究。

全市有着正式牌照的托管机构有多少家?根据2014年广州市工商局给出的数据是13家,不过,这13家中大部分因不符合相关许可要求,经营范围并不包括寄膳、寄宿和交通运输,仅“为家长接送学生并托管”。

采写:南都记者

梁艳燕江玲尹来

实习生林小云

乱世祭星耀版

逆世神魔官方版

魔灵幻想九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