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金流向已成当下经济变数风暴眼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52:22 阅读: 来源:滤油机厂家

资金流向已成当下经济变数“风暴眼”

即使一季度经济数据很不理想,今年资金供给相对偏紧的情况也不会太放松,这是政策和市场磨合很久达成的共识。所有决策追求的重点,只能跟着资金使用效率走,而不是跟着资金使用规模走。这个政策的宏观基调和大前提,决定了今年利率和汇率的走势。如果说推动优先股改革,给资本市场添了一把柴,那么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国六条”,则给资本市场添了一捆柴,现在促成资本市场变数的,就缺某个标志性事件了。这大半是改变资金流向的事件。

刚过去的一季度,市场出现了不少变数,经济变数也不少。所有变数,都有一个明确的“风暴眼”,核心的“变局点”。概括起来,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涉及经济,是宏观经济之变,经济下行逼近政策底线;另一个涉及市场,是主体市场之变,由房地产向资本市场变异。

要说变数的集中指向,那就是“金钱的流向”这个“风暴眼”。货币就像流动的水,总能发现价值洼地,并向洼地运动来配置资金资源。也就是说,货币收缩的过程,社会中资金供给减少,货币价值自然提升,即钱(货币)变得值钱了,使用货币的价格也需要水涨船高,即市场化的存贷款利率都应升高,金融机构最愿意提高贷款利率,而市场则最愿意给资金合理定价,比如余额宝就通过“套利”方式,把人为扭曲的资金存款利率抬高了。经济活动中资金起“润滑剂”作用,不断追求高收益的资金运动,当然就要随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向最能提供最大利润的地方运行了。

资金供给是连接经济和市场的载体,资金运动就是维系经济和市场效率的纽带,这才是各种变数发生的最大根源。笔者预计,即使一季度经济数据很不理想,今年资金供给相对偏紧的情况也不会太放松,因为这是政策和市场磨合很久达成的共识。对金融机构和市场的决策者来说,这就决定了所有决策追求的重点,只能跟着资金使用效率走,而不是跟着资金使用规模走,不要去幻想放松货币的资金宽松供应。

这个政策的宏观基调和大前提,决定了今年利率和汇率的走势。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尽管四大国有银行结成战略同盟,暂时阻止了互联网金融的市场冲击,但人民币利率上行具有市场基础,这是四大商业银行无法改变的,只要短期内央行不加息,货币基金增长的空间就依然存在,余额宝的利率吸引力就无法消除。在利率存在上行趋势的时候,盼望央行降准备金拯救地产,无异于大晴天做白日梦。看对外出口,人民币汇率逆转趋势也很显著,没有必要再通过升值吸引套利的热钱,反而很有必要以贬值来刺激出口,人民币切换到对内升值、对外贬值的轨道,必将促进外资重新认识人民币的信用价值,人民币汇率波动变大只是刚刚开始,将来无论是波动的幅度和剧烈程度,都将更多由市场风险偏好来决定,银行货币政策将可能降低对汇率的敏感性。所有这些重大因素,都将作用和影响资金价值,资金流向必然发生很大变化,还幻想资金市场和去年一样,时不时地臆断用货币悄然“放水”来提振经济,很可能会犯原则性判断和投资错误。

再说宏观经济的变数。经济转型、调整经济结构喊了多年,但因为每年的GDP都保持在两位数以上,经济增长势头良好,以至于经济转型缺乏动力,调整经济结构缺乏积极性,经济还是延续了钢筋水泥的房地产老路。现在经济下滑的严峻态势,倒逼着政策下决心推动经济转型,并把市场对资源的决定作用,上升到全面深化改革的高度来认识,经济调结构一旦开启,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能不触及房地产的利益,而要实现经济平稳运行,保持经济发展的连续性,在不伤及整体经济的条件下成功转型,资金的市场配置、流向和使用效率至关重要。

说到经济变数,总是包含极不平凡的资金因子。因为,资金是流水,是经济的血液,经济变化到哪里,资金就跟随到哪里;反之,资金流动到哪里,哪里就是热点。经济悄然改变了,资金流向就会显著变动。同样,资金流向变化了,经济运行就会变。这个时候,经济运行和资金运动,既具有很强的互动性,也像一面镜子,相互折射出对方的变数。这个时候,春江水暖鸭先知,首先感知这些变数的,是敏锐的市场人士,他们超前觉察到蛛丝马迹,就捕捉到“地震”迹象,于无声处听惊雷。

要说这种经济变数,孕育着极不平凡的因子,一点不夸张。两个“变局点”既勾连着房地产行业,也关联着资本市场的运行,既决定着当前经济走向,也决定着未来经济变局的走向。在经济转型的关键之年,确保市场对资源起决定性作用,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确保市场选择的资金流动方向,这既是过去多年来所没有过的,也是经济顺应时代趋势,主动超越过去经济发展的“常道”,摆脱长期惯性思维运动的束缚,放弃不可持续发展的轨道,放弃房地产对经济的绑架状况,这既有助于全面深化改革求变,也有助于增强经济内生驱动力,寻求能推动经济增长的新的外部力量,这是经济运行迈向 “非常道”的过程。

换句话说,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既是社会基本主旋律,也是经济“求变”的最大主题。很清楚,依赖要素投入的经济发展的“常道”弊端日显,尤其是房地产经济已渐渐“路到尽头”,这就决定了经济转型新背景下的新追求,而品质经济增长需要独辟蹊径,去寻求完全不同的前行路径,这就是由“常道”到“非常道”的变革,这将是中国经济改革发展历史中创新质变的进程,完全不同于过去三十余年的经济框架。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中出现的一些重大变化,正是经济正在步入“非常道”的信号,经济思维和实践探索都需要因势而变。

求变,是经济的活力之源,经济产生变数离不开市场,而资本市场是最具有活力、最能捕捉变化信号的市场。去年底笔者在分析了2014年宏观经济运行趋势时,曾估计在中国经济下滑冲击底线的时候,资本市场就是政策稳增长的“抓手”,目前看来这个预判正得到逐步证实,近期不但证监会适时地推出了有关优先股的一揽子改革方案,而且国务院通过了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国六条”,这些措施的正面价值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显现出来。

如果说证监会推动优先股改革,是给资本市场添了一把柴,那么3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国六条”,则是给资本市场添了一捆柴,市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此看来,现在促成资本市场变数的,就缺某个标志性事件了。依据笔者的上述分析,这个标志性事件,大半是改变资金流向的事件。

也许,这种改变资金流向的金融政策已在路上了。

北京小羊

湖北小型打毛机

广州怀表

长沙柠檬酸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