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型对冲基金欧元对赌浮亏-【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20:08:36 阅读: 来源:滤油机厂家

对冲基金做空欧元的热情,依然高涨。芝加哥国际货币市场(IMM)外汇投机客截至到3月9日的欧元空头仓位为10.7万口,净空头创纪录的达到74551口 (125,000欧元为1口)。

然而,包括欧洲最大对冲基金公司布莱文·霍华德资产管理公司在内的一批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在这轮做空欧元的浪潮里,竟然出现投资“亏损”。

做空欧元,正成为对冲基金越来越昂贵的一场冒险。

亏损探因

对冲基金大举做空欧元,是否赚得盆满钵满,答案尚未揭晓。但一批资产规模雄厚的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交出的答案,不会让其投资者满意。

据芝加哥的Hedge Fund Research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底,尽管欧元与英镑兑美元汇价分别下跌4.8%与5.8%,但参与做空欧元的部分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公司却出现亏损,其中包括欧洲最大对冲基金公司——管理着约270亿美元资产的布莱文·霍华德资产管理公司(Brevan Howard Asset Management LLC),管理约150亿美元资产的美国摩尔资本管理公司(Moore Capital Management LLC),甚至美国都铎投资公司(Tudor Investment Corp)旗舰对冲基金Macro funds净值竟跌幅达到1%。

“由于大型对冲基金参与做空欧元的投资组合相当复杂,做空欧元带来的收益,也可能被其他投资的亏损所抵消。”中国对冲基金研究中心研究部主管锐衍透露,和中小型对冲基金直接做空欧元有所不同,大型对冲基金看跌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投资组合相当丰富,利用复杂的投资数学模型,通过买进看跌欧元兑美元期权、看涨黄金等组合式投资方式,赚取投资回报。

不过,其中一些投资组合却是“自相矛盾的”。尽管欧元下跌意味着美元上涨,反而限制美元计价的黄金涨势,一旦黄金价格出现下跌,对冲基金做空欧元的获利,未必能弥补其在黄金头寸的损失。

“同时,大型全球宏观型对冲基金公司买进看跌欧元的衍生品,其预期投资回报能否兑现,也受到时间点与交易价位的限制。”凯睿资本集团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副总裁王进透露。若对冲基金大量买入看跌欧元兑美元的期权头寸,一旦欧元兑美元汇价达不到“行权价”,即使对冲基金投资“欧元贬值”方向正确,同样会产生亏损。

一位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1月12日有大量行权价在1.4480的欧元/美元期权到期,当日投资银行与对冲基金为了确保该期权“执行”,强行做空欧元,将欧元兑美元汇价一度打压至1.4453,才能锁定投资收益。

“但类似的成功案例并不多。”他指出,2月12日前后,很多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积极买进2个月期、执行价为1.33美元的欧元看跌期权,但目前欧元兑美元最低汇价仅仅到达1.3436,这意味着他们仍处于浮亏阶段。

尽管面临高投资风险,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做空欧元的热情依然不减,据美国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创始人赵众透露,有些激进的同行将约10%-20%基金资产用于做空欧元,按2倍杠杆融资计算,等于做空欧元的资金额度占整只对冲基金规模的60%,一旦欧元汇率出现反弹,其亏损风险相当高。

“但全球宏观型对冲基金做空欧元,按照各自投资模型,可能需要几个月才能兑现其预期投资回报,现在一个月的亏损,或许在他们意料之中,能够接受的。”赵众表示,对冲基金界同样流行一句话:笑到最后的,才笑得最开心。

“做空欧元潮”渐退?

继上月底美国司法部相关部门开始调查对冲基金是否合谋做空欧元后,3月3日英国市场监管机构金融服务管理局(FSA)主席特纳勋爵表示,支持调查从主权债和企业债价格下跌中获益的那些金融工具中的投机性头寸。

尽管政府部门的调查令对冲基金非常郁闷,但他们不得不撇清自己与“对冲基金共谋做空欧元”的暧昧关系。

3月初,布莱文·霍华德资产管理公司在致股东的一份公开信称:“针对欧元区政府债券的做空交易已蔓延开来,参与者众多,价格已充分反映基本面”,明确表示自己已结清所有针对欧洲主权债务的做空头寸;同期美国摩尔资本管理公司在致股东的公开信中,也表明他们近期没有持有任何针对希腊政府债券的做空头寸。市场传闻,管理320亿美元的美国保尔森基金公司也已结清其对希腊的做空头寸。

他们无缘继续“做空”欧元,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原先提供他们高额杠杆融资的大型投资银行们,正变得吝啬起来。尤其是尚未还清政府注资债务的大型投行,迫于政府监管部门的严查态度,纷纷降低杠杆融资倍数。

锐衍表示,在对冲基金沽空欧元的最高峰时期,大型投资银行能给予业绩优秀的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8-10倍的杠杆融资用于外汇交易,大型对冲基金也能拿到5倍杠杆融资,但现在行业普遍水准已降至3-4倍。

“杠杆融资倍数的缩小,意味着大型对冲基金崇尚的一些对冲投资组合不再适用,只能撤出沽空欧元的行列。”一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

这意味着,他们将持续错过对冲基金做空欧元的“盛宴”。尽管很多对冲基金经理依然认为欧元仍然面临很高的贬值风险,最新的理由来自于深受高额财政赤字困扰的西班牙。

截至今年2月,西班牙政府财政赤字规模已达到国内GDP的11.4%,失业率高达20%,但西班牙的经济总量在欧元区排名第四,是希腊的5倍,又是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三国经济总和的2倍,一旦西班牙主权债务危机发生,欧元将面临更大的贬值压力。

“目前做空欧元比较积极的,主要是高频率程序化交易型对冲基金、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或某些规模偏小的全球宏观类对冲基金。他们受到政府部门调查的概率比较小,而且投资策略相对更加激进。”上述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橡胶厂原材料回收

滨州发电机出租

东莞洗墙灯EU20192020测试新版ERP认证灯具E

培训办学许可证房屋检测

迪士尼认证fama迪斯尼验厂资料

来宾仿真花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