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赌徒陈平用2000万投资做4000万的事军事财经财经要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23:31:38 阅读: 来源:滤油机厂家

“赌徒”陈平: 用2000万投资做4000万的事 军事财经 - 财经要闻 - 资讯生活

本报记者 朱琼华 上海报道

“收购鑫飞鸿就是一次赌博,做生意都是这样。”3月12日下午,消失了数日的星晨急便董事长陈平终于拿起话筒,接受了本报记者近两小时的电话专访。在不少接近陈平的人的眼里,陈平就是一名“赌徒”,但当 “赌博”二字从他自己口中说出,还是令人有些意外。

在陈平看来,自己是中国快递业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33岁而立之年,从日本回国白手起家创立宅急送并不断做大;50岁知天命,他却离开宅急送,充满豪情地创办起星晨急便。只是没想到的是,寄予厚望的新企业在三年时间里就迅速坍塌。

按照陈平的说法,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一方面在忏悔近三年犯下的种种错误,另一方面在上海、深圳两地奔走,洽谈投资者,准备“卷土重来”。

“各种失败之后,我发现像顺丰一样做百姓的快递物流才应该是我主攻的方向。”陈平坦言,自己此前的计划是用2200万的投资,撬动4000万才可能做的事情,只是还没有整合,资金链就已经断裂:“如果再给我2000万,或许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了。”

如此看来,陈平还将再“赌”一把。

重组进行中

《21世纪》:从3月4日晚你的短信传出到今天,“消失”的这几天你都在做些什么呢?

陈平:我并没有消失,这几天主要整合公司业务重组,包括公司的拆分与调整;第二个就是处理上海货运司机的小动荡,债务没有他们说的1000多万这么多。

星晨急便电子商务的b2c业务,现在已经转移到了其它平台公司,或者进行关停并转。

我是鑫飞鸿的控股股东,其普通快件,华南还在操作,华东地区暂时还没有运营起来,看能不能在下周恢复。我们打算,把鑫飞鸿系统的权限下放至总包商,让他们把区域的业务维持起来。

《21世纪》: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陈平:我现在正在找新的投资者和合作者。星晨急便、鑫飞鸿这些年的发展,毕竟还是建立了良好的快递运送网络平台,这个平台经过整合,还可以运转起来。

如果星晨急便重新启动,肯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到电子商务辐射不到的地方或者电子商务企业物流辐射不到的地方去做。

第一,这三年,我们的业务网络可以说鱼龙混杂,借着这次事件,想把我们的业务网络进行一下重新清理。

第二,我们会把权限放到各个区域总承包商,把各个省内的业务先操作起来。

第三,逐步建立全国的网络。现在我们需要在上海找比较好的网络总承包商,让他把上海的业务做起来,这样就可以慢慢把全国的业务做起来。

第四,新的合作者和投资者都比较看好我们将要重新做的业务,一是电子商务b2c落地配业务,二是老百姓的包裹快递业务。

《21世纪》:目前有意向投资者吗?

陈平:现在还不方便透露,适时会公开。我曾经失败过,也成功过。我认为投资者更看重的是企业的盈利模式。

三年“啃骨头”

《21世纪》:如你所言,星晨急便创业时,有钱、有团队、有经验,有成功的商业模式,还有阿里巴巴的投资,为何会走向失败呢?

陈平: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反思两个问题:第一,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投资最具特色的电子商务快递企业星晨急便,为何没有做起来;第二,电子商务快递业务,是直营模式好,还是加盟商模式好。

首先,2010年,我们拿到了阿里巴巴的投资,我们要做c2c的电子商务快递业务。在6个月的时间内,我们拿了3.2亿投入到这个行业,团队建立了5个分仓,进行了大量的推广活动。

我们曾经考察发现,淘宝上200万个卖家,1800万单的包裹业务,几乎都是“三通一达”的加盟商,具有双重身份。这些淘宝卖家,主要的盈利点,不是商品的差价,而是物流的差价。比如说,卖一打袜子,进价10元,可以卖11元。考察发现,这些商家,要收取6元的物流费,比如这些企业用申通的系统,成本只需要2元,通过物流可以赚取4元的利润。

2011年3月,我们发现这个模式之后,及时放弃了c2c业务,转向电商垂直b2c业务,如京东、凡客、亚马逊等。

但是在实践操作中,我们又发现,这些b2c业务型的商家,他们有自己的物流体系,有自己的班车、仓储中心,我们很难找到切合点。

星晨急便从创业开始,做的就是全国性的物流公司,不是区域性的物流公司。这样,我们与b2c电商公司谈合作时,就承包了他们的大城市之外的郊区业务,或者二三线城市的快递物流业务。

但是,接下来发现,订单每天20%的增长,亏损一天比一天加大。电子商务商家把快递利润高的区域留给自己,把难啃的骨头留给了我们。

比如,最难送的边远农村区域,价格最低的、利润最低的、业务量最少的,都给了我们。做一票亏损一票。

这样,遭遇中国c2c、b2c电子商务畸形的商业模式之后,我们发现电子商务领域彻底做不下去了。

我在宅急送15年,一直是做直营的b2b项目物流。但是自从2008年起,快递市场眼花缭乱,一帮人根本看不明白,我们之前也没有想象到会遇到这么大的困难。

豪赌收购鑫飞鸿

《21世纪》:去年为何要收购鑫飞鸿?

陈平:2011年10月,我们发现电子商务快递做不下去以后,转向了老百姓c2c的邮件快递包裹业务,并借鉴日本7-11的代理代销模式,准备重新起步。

考察我们发现,当时陷入债务危机的鑫飞鸿运营了10多年,具有较好的平台,此外送货速度较快。

2011年,我代表星晨急便与鑫飞鸿董事长邓飞浪签署了一份并购协议。当然,这次并购计划没有获得董事会的通过,我属于私自行动。

当时,鑫飞鸿有3700万的债务,我当时承诺投资4000万后,这家公司由星晨急便控股。但是,实际上我当时只拿了2200万给鑫飞鸿。

我发现,鑫飞鸿的平台还是很不错,但是我们没钱了。如果再给我2000万,我应该可以做得很好。

《21世纪》:明明钱不够,还收购鑫飞鸿,这是一场赌博吗?

陈平:邓飞浪曾经指责我是骗子,因为我没有兑现承诺,他当然会这么说。但是我2200万,是实实在在投进了鑫飞鸿。

现在反思,我用2000万的投资,去做4000万的事,确实有赌博的性质。如果是现在,有10块钱,我一定只做8块钱的事情。但是,商业很多时候,都是在赌博,每个老板都喜欢如高尔夫等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没有赌博,那些老板就没有兴趣。

《21世纪》:阿里巴巴投资了7000万给星晨急便吗?为何后来没有追加投资?

陈平:阿里巴巴的数字暂时不方便透露,这是商业机密。应该说,我很感谢阿里巴巴。公司创立时,阿里巴巴给了很大的支持,包括团队的组建、管理等方方面面的工作,都给予了很多指导。

《21世纪》:看到现在的结局,你有没有后悔从宅急送出来?

陈平:坦率的说,我从宅急送出来,性子还是比较急。遇到了家族矛盾后,没有淡定,没有沉稳,而是急于离开。

我这三年创立星晨急便遇到了很大的挫折,而宅急送也停滞不前。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我在想,当时如果我冷静下来,不离开,去解决家族的矛盾,我相信,今天的宅急送,应该不亚于顺丰。

《21世纪》:你的哥哥,宅急送董事长陈东升会不会帮你一把?

陈平:这些年,我们兄弟之间,把商业发展放在第一位,兄弟归兄弟,商业归商业。这段时间,家族的反应大家也看到。

《21世纪》:今年2月26日,在公司网络大会上,康泰人寿、宅急送曾表示对星晨急便有投资意向。

陈平:是的,那个时候是有投资意向,当时打算投资的金额不好具体透露。这个话题,兄弟之间现在非常敏感。宅急送为何改变了投资计划,我现在不方便评论。

债务残局待解

《21世纪》:面对鑫飞鸿单飞的行为,你如何应对?

陈平:虽然星晨急便·鑫飞鸿公司的工商注册没有批下来,但是根据协议,鑫飞鸿属于星晨急便控股,只是我少投资了约2000万。

听闻鑫飞鸿也在华南、华东重组,这是不合法的,他们不可以另起炉灶,不能挖星晨急便原有的渠道。

如果法律认定协议无效,那么鑫飞鸿必须还款2200万。这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和律师商量,如何处理接下来的问题。

《21世纪》:上海货运司机称,星晨急便欠款达1000万,你如何偿还这笔债务?

陈平:所有的班车和司机都是鑫飞鸿公司的。星晨急便与鑫飞鸿合并后,便取消了所有原来的班车,都是用鑫飞鸿原有的班车司机。每台车5万元的押金,全部交给了鑫飞鸿。

此外,鑫飞鸿与星晨急便分别各自应用k8、潘多拉系统,财务都是分开的。实际上,两个公司并未一直合并,都是分开运作。

《21世纪》:如果重新给你一次机会,你将怎么去做?

陈平:经过这么多年的挫折,我也逐渐发现了自己身上的缺点:比较冲动、性子急、感性。而实际上,现在除了“三通一达”盈利之外,几乎所有的企业包括顺丰都在亏损,因为物流快递行业,人工成本高、税收高,利润低。

我认为,未来物流行业发展,会朝细分专业化方向发展,同时伴随着兼并。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选择快递物流行业中很小的细分领域,同时我会更加尊重市场规律,去沉下心做好服务。

在50岁创立星晨急便的时候,我说过用5年的时间,我要成功。现在只有3年时间了。我想说再给我3年,我一定可以摸索、建立较好的物流快递商业模式,我会一直在物流快递业领域慢慢耕耘。

长沙整鞋耐磨试验机

甘肃铝合金踢脚线

杭州山东滨州老粗布

西安美早樱桃苗